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  >  正文
筑“峰”路上的艺术担当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2日 15:05:00      来源:四川文艺网     作者:黄红军

对于文艺创作中的高峰作品,我理解首先是内容,得有正能量,要能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应国人的审美追求;其次形式,得让人民群众喜欢、接受,能传得开、留得住,也就是常说的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这样的作品不分门类、大小,都是精品;这样的精品之作多了,文艺的高峰自然就凸显出来了。

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充分肯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也指出,还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为了创作高峰作品,领导们都很着急,大会小会殷切期望,谆谆嘱托。眼下,党和政府对文艺创作的重视和支持力度空前,如此大好的形势下为何许多地方的高峰作品迟迟没有凸显出来呢?我认为一是没有遵循艺术创作规律;二是没有正确理解和处理好艺术与宣传的关系,把文艺创作简单等同于宣传工作;三是艺术修养、生活积累不够。


文艺在民族复兴大业中的作用不可替代

党和国家为何对文艺事业如此重视?那是因为优秀的文艺作品能深入人民的精神世界,触及人的灵魂,引起人民的思想共鸣。“文艺是时代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世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

首先,文艺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正如习总书记在讲话中所说,“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征程中,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回顾历史,不论是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还是我国先秦时期的百家争鸣,或是近代的新文化运动,这些激动人心的时代,都与文艺息息相关,都是因为接受了文艺的启迪与影响。

其次,文艺最能凝聚人心。“如果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魂无定所、行无依归”。习总书记认为,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上出现的种种问题,其病根就在于一些人价值观缺失,因此他希望通过文艺铸造灵魂,“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为人们的精神追求、外化为人们的自觉行动”。爱国主义精神的弘扬、中华美学精神的传承、真善美的追求,这些都需要在文艺的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中实现。

再者,人民需要文艺。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文艺创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就是要时刻关注人民的需求和利益。因此,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是文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文艺创作不是简单地搞宣传、唱赞歌

文艺和宣传的关系,教科书里已经论述得很透彻,没必要再重复。

文艺要担负起触及灵魂、引领精神,“举精神旗帜、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的重任,光靠标语、口号,顺口溜,干瘪瘪地图解方针政策,照本宣科,做表面文章,搞形式主义,显然是不能完成任务的。并没有批评贬低标语、口号,顺口溜的意思,写得好的标语、口号、顺口溜一样能起到很好的宣传鼓动作用,一样需要用心,开动脑筋才能写出来。

长期以来,我们的文艺工作者都是复合型人才,绝大多数文艺协会的会员都在宣传、文化、群文、青少年宫、歌舞团剧团、学校等岗位上工作,他们有教学、文化普及推广、宣传等任务,在进行文艺创作时,一不注意就会回到自己熟悉的套路上。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每年上交的个人及单位总结里,成绩不小、作品不少,每过几年我们还按艺术门类评奖,一二三、金银铜、特别奖若干,然后集结成册,厚厚几大本,希望传诸后世,结果是束之高阁。

这显然不是文艺应有的担当。总书记讲得明白:衡量一个世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没有优秀的作品,其他事情搞得再热闹、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是不能真正深入人民精神世界的,是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引起人民思想共鸣的。文艺的独特作用,可以用“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这八个字来描绘,其价值或者说社会功能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审美功能。优秀的艺术作品可以打动人的情感,愉悦人的精神,净化和陶冶人的心灵,升华人的审美理想,培养人的审美能力,使人从中获得特殊的审美享受。审美功能是艺术的首要功能,艺术的其他社会功能都是建立在审美功能之上的。    

二是认识功能。艺术是对社会生活的形象反映,它通过具体、生动的艺术形象,真实地再现社会生活的图景,反映一定历史时期的政治风云、经济生活和社会风尚,表现各个阶层人们的生活和精神面貌。因此,人们欣赏优秀的艺术作品,可以获得丰富的社会历史知识,了解人生,提高观察生活和认识生活的能力。

三是教育功能。优秀的艺术作品可以影响人们的思想观念、道德意识、哲学观点,改变人们的人生态度,激励人们为实现人类进步的社会理想而奋斗,起到潜移默化的思想教育作用。请注意是“潜移默化”,而不是直白外化的说教。

四是娱乐功能。艺术形象的感染力,引发人们的审美愉悦,寓教于乐、寓教于美,使人们从中获得精神的享受和满足。它是人们接触艺术作品的直接动因。


有担当有情怀有生活,才能创作出高峰作品

文艺创作规律要求作者必须深入生活,对大千世界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体验,才有可能取得丰富的审美信息,获得独特的审美体验,产生强烈的创作冲动,爆发灵感,铸成审美意象。但另一方面,文艺家又不能拘泥于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现象,才有可能对宇宙万物进行冷静理智的分析和研究,产生深刻的认识和炽热的情感。

说到担当、情怀、生活,我想到已故的曲艺唱词作家黄伯亨老师。他一生创作了300多篇曲艺作品,其中的清音唱词《布谷鸟儿咕咕叫》和四川扬琴《凤求凰》传唱至今,经过时间的检验,成为经典。要知道《布谷鸟儿咕咕叫》创作于1958年,那是个大跃进的年代,不仅工农业生产放卫星,文艺创作也“捷报频传”,人人写诗,个个是诗人……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黄老是如何创作出这首充满浓郁地方特色、脍炙人口的唱词来的呢?

黄老健在时告诉我,他1949年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后被分配到当时的川西人民广播电台当了一名记者,在电台的几年经常跑农村搞社调,后来四川人民广播电台成立文艺部说唱队,他这才与曲艺“阴差阳错”地结下不解之缘。几年的记者生涯和农村体验,为黄老一生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那个人人写诗的年代,黄老说他们这些文化人也是有任务的,不能落后。但他没有随大流,他知道曲艺创作是一件“苦差事”,作品要让大家“看起来顺眼,听起来顺耳,唱起来顺口”;要口语化而不是“口水话”,要在选材、炼句、表达上精雕细琢,找准主题下手,捕捉故事的闪光点,“从平凡的人和事中反映生活,挖掘主题,塑造典型人物,充分发挥作家的主观艺术想象力。”

有了深厚的生活积累,有为新时代放歌的情怀担当,遵循艺术的创作规律,甘愿吃苦,一字一句精雕细琢,于是这首以小见大、构思精巧、语言幽默的经典之作诞生了——1958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全国曲艺会演大会上,《布谷鸟儿咕咕叫》获得了曲艺界和音乐界以及广大观众的高度赞扬。如今大跃进诗歌早已湮没无闻,而黄老创作的这首充满艺术生命力的作品一直在传唱。

另一个值得解析的案例是我省曲艺作家包德宾老师创作的谐剧《这孩子像谁》。

这一经典作品的创作背景是1978年全国上下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粉碎“四人帮”后,举国欢腾,人心思变,百业待举,党面临着思想、政治、组织等各个领域全面拨乱反正。但这一进程受到“两个凡是”错误方针的严重阻碍。针对这种状况,小平同治多次旗帜鲜明地提出,“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我们要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1978年5月10日,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发表了经胡耀邦审阅定稿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后在《光明日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全国绝大多数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报纸上转载,由此引发全国范围的大讨论。

包老师说,当年他们几个有创作潜力的作者被寄予厚望,有关部门组织他们深入生活,到工厂、农村、厂矿调查采访,偶尔也到风景区走走看看,但面对这么大一个题目,要用艺术的形式来解答,大家都下不了手。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家里的老二出生了,孩子满月抱出来,有人说像爹,有人说像妈,还有人说像……这触发了包老师的创作灵感,《这孩子像谁》一蹴而就。它形象、艺术地解答了“真理标准”这一问题。没有讲大道理,巧妙的结构、既生活化又幽默的语言、一个接一个的包袱和笑点,让观众、读者在看完节目、读完作品后自然而然地明白了“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道理。

检视古今中外,凡是传得开,留得住的精品力作,一座座艺术丰碑,无一不是倾注了作者满满的情怀担当。如何把赞歌唱到人民群众心坎里去值得思考。习总书记说,当高楼大厦在我国大地上遍地林立时,中华民族精神的大厦也应该巍然耸立。广大文艺工作者任重道远。


编辑:丁一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