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新闻 > 详情
讲述时代浪潮下平凡人家的波澜壮阔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02日 15:52 来源: 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作者: 唐浩源

在3月的第一天,电视剧《人世间》迎来结局,该故事改编自梁晓声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人民日报》评价小说《人世间》是“继《平凡的世界》之后又一部朴素、真诚而饱蘸悲悯之心的作品”。而该电视剧剧情也从上世纪60年代平凡周志刚一家讲起,围绕父母、子女、兄弟等关系,通过国家大事与主角自我抉择推动,再现时代浪潮发展下中国百姓的生活史。正如绝大多数人家里都有类似电视剧的同款全家福,这种具有年代识别感的背景,全家老小煞费苦心的仪式感站姿,以至于让新生代的人们似乎回忆起这张照片背后,父辈、祖辈曾经面临的风风雨雨,付出的辛劳汗水,即使这一切好像只是年迈长辈嘴里的念叨与嘟囔。《人世间》电视剧的播出,把这些曾经岁月,从黑白记忆中拉出,光鲜映现在屏幕之上。

一、平凡周家的不凡发展

周志刚一家在电视剧开头出现,仅仅是北方城市的普通工人,他们对自己的平凡幸福生活极其乐观,努力寻求自身发展。但是,一次次国家脉搏的跳动,就会让一家人走向属于自己的不凡,面对命运的抉择,父亲周志刚在西南参加“大三线”建设,而长子周秉义响应国家号召成为第一批下乡知青,长女周蓉不顾父母劝阻追随诗人丈夫远赴贵州乡村,周家只留下小弟周秉昆与母亲相依为命,不仅要为其他亲人生活担忧,也有自己的难题需要克服,走出平凡人生的不凡。

导演重点刻画周家三兄弟形象,他们就好像作者笔下的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的代表,大哥周秉义一身正气聪明勤勉,面对艰难困苦仍不坠青云之志,刻苦学习追求进步,坚定将身心献给国家建设的伟大理想,服从组织安排,担负艰巨使命。即使在升迁机会抉择,也主动向上级说明女友身份,如坦坦荡荡英雄一般,不辜负自己立下誓言的爱情,选择女友,放弃晋升。长女周蓉则是浪漫主义的化身,为了爱情奋不顾身,远赴贵州追随丈夫,在给哥哥信中周蓉说道“我也只能信仰爱情了,除了爱情,我还能相信什么”。而小弟周秉昆,正如它的扮演者所说;“他只是话少,是个普通人,他哥他姐是‘超时代’的,而他是那个时代多数人的样子。”他是如此的普通平凡,面对现实埋头活着,却成为属于他平凡故事里面的不凡者,用自己的坚韧扛起一家精彩生活。

二、量体裁衣的剧情设计

电视剧《人世间》中,导演与编剧对剧情设计极为细致,通常会使用物品暗示时代样貌与人物精神,如周蓉在离开家门时,反复强调家里要保管她的三本喜爱之书,分别是《叶尔绍夫兄弟》、《安娜·卡列尼娜》和《唐诗三百首》。《叶尔绍夫兄弟》与《安娜·卡列尼娜》都是俄国文学,一方面揭示当时人们读书潮流与个人偏好,另一方面显现周蓉的人物特点与命运抉择,《叶尔绍夫兄弟》作者活灵活现描绘的文艺生活让当时青年颇为神往,而后者《安娜·卡列尼娜》暗示周荣爱情的命运——曲折流离婚姻不幸。此外,该书讲述的正是安娜嫁给比自己大二十岁的卡列宁,呼应周蓉与比自己大十来岁的北京诗人冯化成的忘年恋,而《唐诗三百首》更是揭示她丈夫冯化成的职业——诗人。

另外,在人物情感发展上,剧情设计也极其到位。在勾勒小弟周秉昆对于郑娟的爱时,并不是挂在嘴边的山盟海誓,而是埋藏在自己稍许笨拙却强烈的行动中,当别人委托他给三十块,他却自愿贴上五块,给郑娟送上三十五块;过年时,自家好友来家里聚会,一片热热闹闹祥和气氛,但他却愿意独自摸黑骑上自行车偷偷到郑娟窗口,看她一眼,似乎就可以心安。这样巧妙的剧情设计与人物行动侧写,让我们不再是看到一个雷同的纸片人物,而是感受到过去时代人们的喜怒哀乐,与他们一同感受平凡生活的波澜壮阔。

三、独特视角的波澜壮阔

新华社对于电视剧《人间世》评价道:“《人世间》就是平凡中国人的人间事,透过它,我们看到了平民百姓在宽广温厚的中国大地上,火一样地爱着拼搏着、随万物生长的坚强模样。”正是有这样伟大的坚强父辈、祖辈,积极响应时代号召,奋力投身国家建设,在这样的生活中大胆爱着坚强活着。他们随着新中国崛起愈发成长,他们的成长就是国家的发展,绝对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空中楼阁随意搭建,需要的正是如剧中人物一样,或主动或被动,从家门走出,义无反顾扛起建设祖国维持家业的重任,去四川、贵州、深圳等地,到国家建设最需要他们的地方,发挥钉子精神,坚定意志有所作为,扛起属于自己平凡却又不凡的生活,而不是像做菜撒胡椒一般随意行事,触之即返,浅尝辄止。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如何成为自己事业进步甚至家庭发展的工作先锋,又该如何成为自己平凡生活的奋斗英雄,《人间世》给予了温馨的回答——撸起袖子加油干,星光不负赶路人,当平凡生活中波澜壮阔的你我汇集在一起,就是星辰与大海!

编辑:春风
分享
返回顶部
1.677004s